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Orhan Pamuk

每一个叫奥尔罕的人距离“孤儿”都只差一个字母p。
上帝让其中一个降生在了帕慕克家,在他的姓氏里为他添上了那个p。
字母p,大写得那么招摇,扎人眼睛。
以至于他摇晃在伊斯坦布尔的街头,微不足道地如同一提点号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