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        闷热的夜晚,星星忽明忽灭。他头枕手臂躺在操场中央,裤衩宽大,皮拖鞋蹭着脚。他一边看着天空,一边滔滔不绝地和我讲宇宙,讲哲学,眉目间是青少年的痴迷与无畏。我扫荡着外卖烧烤盒子听他侃,粗鲁地拍落他脸上的蚂蚁。
        夜空被操场周围的树包围起来,像一只巨大的,水汽迷濛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还有什么比这更美的东西吗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