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【复联3/铁虫】一粟

  泰坦星的日落红而柔软。Tony见过这种颜色,一位年轻的印度新娘纱丽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像娇嗔的婴儿,像血。

      这一切真的发生了吗?

      他感觉像是回到了宇宙诞生之初的那颗质点上,没有行星,没有恒星,没有暗物质和热气体,没有时间和空间,没有褶皱和波纹。

      一切从未开始过,以至于无力死亡。

      真是荒凉得可爱。  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有些嫉妒斗篷怪,嫉妒树精和浣熊,嫉妒他们被赦免离去,而不是代替自己,独自服刑。

      他合上眼睑。目之所及仍是滚烫的红色。滚烫的宁静,绚烂的死亡。

      他不该承受这些。他们都不该承受这些。那个睡衣宝宝,年轻的睡衣宝宝,更不该。

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死了,我会认为是我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前一秒男孩向他索求平生最紧的拥抱,下一刻就从他指缝间滑脱成最卑微的流沙。

      “而我希望你变得比我更好!”

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他是不是要求得太多了?

      有没有可能,只是可能,让他收回自己说的话,男孩就不会跟来,不会来到泰坦星?有没有可能现在他还在皇后区和三明治老板讨价还价?有没有可能…他还在蓝色星球的夜里凝视天空,焦急地等自己回来?或者,暗暗埋怨自己不带他过来?

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不可能,因为他是Peter Parker。

       Peter,他想起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知觉渐渐回到了身体里,他手心冒汗。如果说他的五脏六腑能够呼吸,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有人用湿毛巾堵住了它们所有的呼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水红色的太阳,柔软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离那太阳好像只有一指触碰的距离,因为他和它之间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力气坐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泰坦星的日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残败的钢铁侠。


评论(2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