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吹最新番外(北疆家书)

看了最新番外,一时觉得五味杂陈。

从前看正文的时候,只觉得顾帅是个太过强大的存在,在殇痕痼疾缝补出的身躯之下,他有一个玄铁浇铸的灵魂。他太坚韧,太忠烈,即便经受炼狱淬火、猜忌背叛,也能大雪满弓刀。

他的脆弱伤痛似乎也带着磅礴、苍凉的气势。

但番外里心痛成疾、北疆病危的顾帅却又不是这个样子了。

虽然他依旧是一个人扛着痛苦,但那种孤独和脆弱的感觉,却显得那么真实和质朴。他的悲伤从家国的大格局突然被缩小了,缩小到他自己对亲情的渴望上。好像即使隔着一道现实的屏障,我也能触摸到他的病骨、他内心决堤的悲洪一样。

人在苦难之中更像人,同样的,人在体现脆弱的时候更直击人心。

如果说从前对顾帅的心疼是悲壮、苍凉,番外里的顾帅就让人心闷痛起来,想要像婴儿一样无助地啼哭。

也是第一次有了这样一种感觉:杀破狼,如托罗的童话一样,讲述的是孤独者互相寻找、互相取暖、互相救赎的故事。

顾昀和长庚,这两个在漂泊中被逼成长为如此模样的人,终是找到了一生的归宿——那就是彼此。本是两叶浮萍大海中,相遇,便扎下深根。

不论彼时顾帅对长庚是何种情感,就在他看到书信的那一刻,他便认定,此生是离不得那个狼吻下救回的少年了。


评论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