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【犬狼】第一夜或最后一夜

       楔子
       ——夜晚,我们不再朝拜太阳,而是坐在世界的边缘向外眺望,看黑漆漆的宇宙的一切,带着一种私密的柔软的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 正文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深夜,大概是午夜场结束,人们离开酒吧各自去做爱,乐手正把乐器搬回卡车上的时候。灯光很稀疏,不是那种光污染很严重的超大城市,天空也不是酒红色的,没有摩天大楼。有店铺门口泻出黄色的灯光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西里斯坐在一幢公寓楼的楼顶,大概只有五六层高,最多七八层,周围的房子要么稍微比我们的高一点点,要么矮一点点,要么很矮很矮。我们能看到整片的,大大的天空,天上有几缕云,几颗小小的星星,一点也不亮。空气微凉,一点也不闷,也可以说清爽、凉爽,或者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坐在房顶边沿,腿自然地垂着,屁股滑一下就会落下去,但我们坐得很稳当。我们之间大概隔着两个拳头的距离。刚好可以让我们之中的一个把手撑在房沿上,另一个人把手放在大腿上,或者两个人都把手放搭在腿上。屋顶和屋沿都是灰扑扑的粗糙的水泥。我们身边放了几瓶绿色玻璃瓶装的啤酒,全起了盖,但是我们都没喝几口。我穿的草绿、土黄的格子衬衫。像《断背山》里Ennis Del Mar穿的一样。他穿着他的白色旧背心,肩膀迎着凉风,有一点点冷。我们穿得一点也不搭配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很放松,没怎么说话。很久很久才聊上两三句,不定要说什么东西,也不是很在意。真的很放松,也很舒服。我们平视前方,或者稍微把头上仰,看远处的屋顶,看黑乎乎的远处的山,或者看天空,看小小的星星。偶尔也看看柏油马路,乐手的卡车,店铺门口的黄光,听见筒鼓撞上车厢冰冰梆梆的声音。但是声音很小。很像《八月迷情》里那对情人做爱的那个屋顶和夜晚,但是一点也不粘稠,一点也不浓郁胶着,一点也没有什么轰然欲出的东西隐隐作乱。真的很放松,很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 西里斯和我说,他喜欢过Nick Drake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没说话,他也没有。但是我笑得很高兴。他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小会儿过后,他转过头来看我,发现我在微笑后,他也笑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我,声音里有点笑意,又带点善意的探索和疑问,不过更多的还是高兴,他问我:怎么啦?

         我看了他一眼,依旧笑着,又转过头去看夜晚,我说:我很惊讶……但也没那么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嘴微张,依旧看着我,我任他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小会儿过后,他咧开嘴短促地笑了一声,很自然,很安静,也很高兴,但高兴地和刚才不太一样,好像这种高兴变得更加私密,更加柔软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也把头转回夜色里。我们都微笑着,并且知道对方在微笑。我们不再说什么。我们深深地,又粗鲁地愚钝地看进我们的夜晚,像两个小孩子坐在世界的边缘向外眺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夜空中似乎流转着一种温柔的盼望与悲伤。

——fin.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后记

        ——很久很久以后,西里斯想起一个很年轻、很柔软的人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比现在的自己年轻多了,没有银白色的头发,也永远不会有,西里斯觉得永远不会有。

        他记得那个人很轻。他从来没有把他抱起来过,但他一直固执地认为他很轻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人有一双灰褐色的,混浊的眼睛。那里面流转着摇篮曲,环绕着旧时小城的夜。到了有星星的时候,那双眼睛就会变得深一点,清澈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 他依稀记得一个晚上,他和那个人坐在一栋公寓楼的房顶上,喝啤酒,闲聊,看夜晚,或者别的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头上有很稀疏很稀疏的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 他记得年轻的西里斯会编造荒诞不经的故事,然后撒泼耍赖逼他承认。那个人并不怎么买帐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他说,天上有一只很大很大的蓝鲸,它睁着不大不小的眼睛,看着人类的灯火。但是我们看不见它,因为它的眼睛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人笑着说,它身上一定有很美很美的花纹吧。

        老西里斯觉得那个人不会这样爽朗,除了他们的第一个夜晚,或者最后一个夜晚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么他记得的那一个,是哪一个呢?

        他隐约觉得第一个夜晚应该是有烟圈的。有烟圈,还有小小的火星。可是他也记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自己小孙子圆胖的身体,小孙子继承了他妻子的眼睛。灰褐色的清澈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他觉得,要是灰褐色的眼睛都混浊一点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是哪一个夜晚都没什么区别。他最终妥协。

        毕竟无论是第一夜还是最后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 他和那个人都不太熟。

——真没了



*作者说:

我不知道文笔是什么

简直是典型后现代渣作

你觉得这段故事是怎么样的它就是怎么样的

我也有自己脑补的一个故事 它是我的

它是我的西里斯和莱姆斯

我很啰嗦 啰嗦得像流水账

或者可以说是意识流??

总之请大家不喜勿喷 点小红叉即可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