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简短杂乱的影评

有些压抑,有些冷漠。

像一场黯灰色的雨,慢条斯理到你根本懒得去听,雨点打在身上的冰凉与力度却不容忽视。

简单的好坏无法评判这些人。他们不过是莫名其妙地被生下来,莫名其妙地活着,然后被荒诞而混账的人生洗得麻木。

有时候人们将仇恨轻轻抛下,无关豁达也无关窝囊。只是每个人都太累了。每个人都背负着罪恶,每个人都忍受着伤痛。一刀一刀地剜你的仇人,不过是为你自己添了一条不足为奇的新罪状,为你的仇人添了一条不足为奇的新伤疤。

想狠狠地揍他,狠狠地报复他。但他已然满身纱布雪白。都已经这样了。还能再怎么样呢。

于是对待一切的态度,更加冰冷麻木。

而有的人在仇恨的路上走得太远,到头来,执念也不过只是执念罢了。

而那些放下仇恨,决定以爱待人的人呢?

他们可以为了帮助一些人而牺牲自我,但这牺牲的结果,是让另一些人倒在血泊之中。

太混账了。

“美国的文化产业容易受政治正确的影响。”《三块广告牌》亦是政治正确的产物。所有的边缘化人物:有身体缺陷的,喜欢同性的,受过家暴的,顶着家庭压力的,涉足战争的,有色人种的,酗酒的,药物依赖的,歧视的,被歧视的,施暴的,被施暴的。在这场密苏里混账大戏里各自扮演着自己卑微又可恨的角色。

音乐监制的选曲眼光也很独到。“把南方佬打跑的那晚”响起的时候,狄克森脸上挂着血疤,一个人坐在酒吧里,正等待着欲来山雨。还有“那夏日最后的玫瑰”,配上警局里的漫天大火,像染上夕阳颜色的旗帜,在永夜里兀自招摇。

警长资助将自己推向舆论顶端的人,广告商为把自己打残的人递半杯橙汁,下岗警察帮助烧伤自己的人寻找罪犯,性格平和的青年把刀架在父亲的脖子上。还有一切的一切,听起来都是那么不可思议,却又顺理成章。

还是那句话,都已经这样了,还能再怎么样呢。

总之还是很值得一看的。不是什么震撼人心的巨作,也没有什么纠结和沉重。观影者只是冷眼旁观的人,该流泪的时候流泪,心下却自始至终冷静而清楚,不会唏嘘惊乍。走出影院的那一刻,你看这个世界的态度也将更清晰几分。

毕竟银幕那头的一切,并非虚幻。被戏剧化夸大的冷漠与暴力,实实在在地存在。

*有一个细节:最后狄克森和米姨去爱荷华寻找的那名罪犯,就是到米姨礼品店里找茬的那个人。根据新警长提供的信息,加上他自己的陈述,我的大致猜想是:他在秘密战场上奸杀了一个敌方妇女——应该是中东的——,并且因为受害者是中东人而没有被录入档案。当他到密苏里了解到米姨事件的原委后,内心耻辱恐惧,于是去找茬。其实也是在讨论战争、道德、人性的挣扎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