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我不想像地精死守它的财宝一样紧攥着自己的青春。

我的青春是一定要奉献出去的,无论给什么,或是给谁。

把整日整日的光阴掷入手机,自以为是地站在上帝视角上品评他人。难道这就是我对自己青春的交代吗?

有人说,自由和性爱在本质上是一种东西:在炽烈中获得快感,在冲突中获得痛苦。

但在现实里,它们却又是不同的。性爱来得太过简单迅猛,而自由需要燃烧和牺牲。正因如此,较之于性爱,自由的价值如苍穹浩海。

人的生命不亦是如此吗。

既然对某些事物同时带着令自己都惊讶的钦佩和藐视,那就说明,自己是不同的,无论是在好的方面还是相反。

明明知道成堆的燃料就在彼处,为何还要弃它于不顾呢。

我知道,点火,很难。

可难道你不想看看那点燃后的火焰,究竟能够跃动出怎样的光彩吗。

我把这个夜晚送给自己,脑内无限地循环Neil Young的《My,my,hey,hey》

希望自己时刻铭记,It'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.

青春如斯,与其苟延残喘,不如从容燃烧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