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[翟天临x黄轩]青涟(无差)

把喜欢的人凑成一对

养目养神

何乐而不为呢

翟天临x黄轩 无差

大家看个乐子就好 不喜请点小红叉

人间正道就是:期待合作,所以拉郎

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 翟天临初次遇见他,是在盛夏。

        湖中央芰荷开得极好,一池清涟更消暑热。偏偏蚊虫猖獗,扰得本就不安宁的心绪更加烦乱。

        翟天临在树荫下乘凉。他深深吸气,恨不得把一池幽香全部揉进肚子。奈何荷乃君子,香气淡泊,吸得再狠也洗不尽他体内躁郁。

        他恨恨地掏出手机,信手点开一个视频。

        大好夏日,注定是要磨过去的。

        “大家好,我是演员,黄轩。”

        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        翟天临心神一晃,是好听的声音。

        定睛一看,屏幕那头的男子眉目清秀,文质彬彬。

        那是一张年轻的脸。是初生芙蓉的羞涩,是碧水的波澜不惊。偏偏那缕青年人的朝气就是掩不住,自他眉宇间偷偷渗出。一汪莲池,倏忽有了动人的神韵。

        他恍惚地看着男子的脸随嘴唇的翻动而变形。

        似是有股隐隐的香气在洗濯他的内里。

        “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零八级。”

        “所有事情都可以一个人完成。”

        “做演员,能展现我作为黄轩无法表达的,更丰富的情绪。”

        他说话的时候,嘴角漾着轻轻的笑意。

        应是被湖风撩起来的吧。

        翟天临倚在树上,四肢放松,身体渐渐地柔和起来。

        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。

        屏幕那头的人还在说着,嗓音平和而清冽,像极了禅寺木鱼声。

        心头柔柔地,竟是盈了一汪水。如此清凉,如此安和。

        是学长啊,北舞的学长。翟天临后知后觉地想。

        学长好瘦啊。

        他直愣愣地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,半天没吭声。

        头顶知了叫得极欢。

        “班长!班长!”

        突然间听到同学在湖畔唤他,翟天临吓得连忙收起手机,胡乱摸着裤包,有点心虚地应道,“诶!”

        远去的青年带走一池清凉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 殊不知,适才头顶的知了还在调笑着那抹青涩的狼狈。

——没了——

嘿嘿嘿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评论(8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