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寂拉姆

人要读书。人也要抠脚。

[殊琰/台诚]萃取分液的真相

       巴黎大学化学实验室。

       明诚一席雪白长褂,轻车熟路地穿梭于实验台间。明堂早些时候提议他修一门化学课,日后好协助他研制明家香。他本就乐得投身学术,自然不推拒。日子久了,竟是对实验室生出感情来。在学业与地下党工作之余捣鼓这些瓶瓶罐罐,倒也成了一大乐事。

        今天他需要十毫升碘的四氯化碳溶液。

——

        实验柜里。

         一瓶碘水被封装在黯色试剂瓶里。

         那瓶碘水是几个月前配成的。那时的碘水还不是碘水,是碘单质和蒸馏水。

         碘单质的名字叫萧景琰。

         萧景琰从记事起就呆在实验柜的角落里,旁边只有一瓶小四氯化碳。

         小四氯化碳清亮亮的,像雪花一样纯净耀眼。

          ——喂。我叫萧景琰。你是谁呀。小景琰的声音糯糯的。

          ——小爷林殊。四氯化碳中的战斗机。

          小景琰:……

——

         萧景琰呆在柜子里很无聊。他常常告诉林殊,想出门抢个电子回来玩。

         林殊鄙夷:没出息。抢电子有什么好玩的。

         萧景琰分毫不让:三价铁哥哥喜欢电子。我有了电子他就会和我玩。

         林殊嘴角抽了抽。

         三价铁?那个黄澄澄金闪闪狂拽炫酷自带贵族光环的萧景禹?

         满柜子药品试剂,除了他爹娘,他就瞧得上眼一个萧景禹。

         但现在他觉得萧景禹就是个金闪闪的骚包。

         林殊:三价铁只会抢走你的电子。

         萧景琰:不怕,我愿意给景禹哥哥!

         林殊:他拿了你的电子就不是你的景禹哥哥了。

         萧景琰:那是什么?

         林殊:他只要碰了电子就会变成浅绿色的老妖怪!专吃你这种傻乎乎的碘单质!

         萧景琰眨眨眼睛。

         然后气得哇哇大哭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  萧景琰:我不要抢电子了!哇——

         林殊很高兴:没关系,你可以和我玩呀。

         萧景琰更生气了:你滚!我才不和你玩!

          林殊急了:为什么不和我玩?

          萧景琰想把拳头挥到他脸上:你说我傻!

           林殊:……

           林殊想,还好我俩中间隔着玻璃。

           下层的氯化亚铁溶液里。

           二价铁离子:说本阁主是老妖怪?切,活该被人家讨厌。

           氯离子:苏哥哥!对!蔺晨哥哥!老妖怪!

           二价铁离子突然觉得人生很失败。

           他大爷,活的还不如四氯化碳。

——

         过了很久很久,萧景琰还是惦记着他的电子。

         他早就知道林殊在骗他了。二价铁是老妖怪的谎言被楼下某知情人士当中戳穿。

         但是现在他不太想把电子给景禹哥哥了。

         他只想抱个胖胖的大电子和小殊一起玩。

         可是有一天,一只可恶的欧洲人的手把萧景琰从角落里取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   林殊恨得牙痒痒,萧景琰看上去很悲怆。

          悲壮的时刻,戏剧性的人生。蔺晨都忍不住为他们点蜡。

          分离时刻,萧景琰悲伤地说,小殊,你别急,我一定会回到这里,带一个鸽子蛋那么大的电子回来送给你。

          林殊也很感动。

          他泫然欲泣:能带个鸡蛋那么大的吗?

          萧景琰差点没一拳头杂碎试剂瓶。

——

           他离开的那些日子,林殊对蔺晨说,我真想和蒸馏水混在一起煮了,这样就可以毒死那个抢走景琰的臭大叔。

            蔺晨:什么毒?火寒毒?使不得呀使不得。

——

           结果到最后他也没能和蒸馏水混在一起。

           倒是萧景琰,听二十厘米开外一个瓶叫言豫津的不知道是干什么使的溶液说,被混在蒸馏水里,成碘水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林殊:那他人呢?

           言豫津:一个劲想往外钻,被放在小棕瓶里啥也看不见。

           林殊心急如焚:能出来吗?

           言豫津笑得意味深长:事到如今,只有一个人能帮他了。

——

         明诚从实验柜最底层取出一小瓶碘水。

         四氯化碳……嗯,在第三层。

         突然,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。一个身着西服马甲的男孩溜了进来。

         ——明台?

         ——阿诚哥。明台欢跳着坐到明诚身边。

         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呀?他问。

         明诚笑了。

         等我把这瓶碘的四氯化碳溶液配完,我们就回家。

         明台趴在实验台上,带上明诚塞给他的护目镜。顽皮的眼睛一刻不停地跟在明诚手上,看着他炉火纯青的配置技艺。

          阿诚哥的手真好看。他想。

          明诚把两种试剂倒在分液漏斗里,轻轻震荡,不时地松开上端的玻璃塞平衡气压。

          只见明黄色的碘水和有些粘稠的四氯化碳交融在一起,渐渐地,碘水由黄变得澄清,四氯化碳却染上了艳丽的嫣红色。四氯化碳吸了饱紫红,沉降到漏斗底部。

        ——好神奇呀。明台睁大了眼睛。

        ——其实道理很简单。明诚看着他亮晶晶的眼说,碘在四氯化碳里溶解性极强,但不易溶于水。遇到四氯化碳,自然就从水里逃出来了。

        明台想了想。

        他觉得碘和四氯化碳像极了一对落难鸳鸯。

        纵使相隔山水千重,也会奋不顾身拥抱对方。

        明台突然觉得很感动。

        —— 阿诚哥。他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。

        ——嗯?怎么啦小少爷。

        看明诚笑得温柔如水,他跳上去一把揽住哥哥的脖子。

         ——阿诚哥。他轻轻说。

         明诚无奈,只得任他挂着自己。心道这孩子不论长多大,还是这副粘人的脾性。

         真希望他永远长不大。

——

         其实跟碘和四氯化碳没关系。

         那嫣红颜色是萧景琰的脸染的。

         他很后悔从水里挣出来。现在他只能在林殊怀里窝着,怎么挣也挣不开。

         林殊笑弯了眉眼,目不转睛看着他动作。

        ——你,放开我。萧景琰挣累了,无力地抗拒道。

         林殊还是笑。一双俊俏的剑眉之下,眼里像是藏匿着星子。

        ——分明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,还想走吗?

        萧景琰自知理亏,又羞又恼。低了头不去瞧林殊,双颊自是一片火烫。

        不想,被林殊得了空,修长的颈项被那人缱绻厮磨。

        萧景琰一个激灵:林殊!你太放肆!

        林殊见他脸红如春宵红烛,心里像是烧起了火。

        ——我要的电子呢?他不忘逗弄道。

        ——这……

        林殊笑得狡黠,志得意满道:那这便是你欠我的了。你还想抵赖吗?

        说罢,截住萧景琰还欲辩解的唇舌。

——

        ——小少爷,你来实验室是做什么的?叫我回家怕是不必亲自来吧。明诚突然想起。

        ——我就是想来……看看你。

        明台突然害羞起来,把滚烫的脸埋在明诚白褂领口。

——

        蔺晨冷眼看着明台偷偷亲了明诚衣领一口。

         啧啧啧。世风日下,世风日下。

        ——都是不让人省心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  你长点心吧,言豫津挖苦地说,你就不怕一会儿那人把萧景琰和林殊放你旁边?

        吃狗粮都得把你撑死个十次八次的。

        蔺晨脸一绿。

        ——你小子怎么就不担心?他挑起眉毛。

        言豫津邪邪地笑道:我有小谢啊。

——fin.——

*痛恨化学,为了让自己记萃取分液记得清楚点只能这样了(摊手)
*碘离子和三价铁离子黄色溶液反应生成浅绿色二价铁离子
*四氯化碳和水高温反应生成有毒物质
*碘水成黄色,碘的四氯化碳溶液成紫红色
*我爱殊琰,就这样

评论(5)

热度(48)